我们深知中医针灸对腰痛临床治疗的真实疗效,中医针灸的临床实践

中国针灸医学是经4000余年临床实践,在中国数千年中,中国大地上南北东西,数万计中医针灸医师代代相继,经过与临床疾病作斗争中反复实践、临床验证而形成,并不断完善和发展的临床学科,她是中医学生命体系中的有机部分。早在1500余年前,中国针灸就传播到朝鲜、日本、东南亚,成为这些地方的主流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几十年来,由于一些旅居海外的高水平的中国中医针灸师在治疗一些现代疑难疾病方面的卓越疗效、合理运用针灸安全无副作用、临床运用范围广泛等优势,而受到世界各国民众的喜爱,不仅大批中国中医针灸师成功走向世界,而且由于海外中国中医针灸师的临床实践和疗效效应,引发了世界上各国家地区很多本土人士积极学习中医针灸的热潮。近十余年来,中国针灸被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德国内科医师学会、美国NIH等推荐治疗包括腰痛坐骨神经痛在内的多种临床疾病;美国及加拿大大部分州,以及瑞士、葡萄牙等国,都已经立法确立了针灸医学的地位;澳大利亚、匈牙利、泰国等国则早已完成包括针灸在内的国家中医整体立法。针灸临床的疗效和应用,得到了国际社会和国际医学界的广泛认可。2009年英国NICE(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t)也开始在NHS系统推荐针灸治疗腰痛。但是今年3月24日,NICE却发布通知说将取消对于针灸治疗腰痛的推荐,并抬出长期反对传统医学和中医的所谓“英国唯一的辅助医学教授”恩斯特作为代言的”专家代表”。我们理解,自金融危机以来,各国政府对于医疗卫生等方面的巨大支出感到非常头痛,尽可能地削减开支成为各国政府都不得不做的事情。另一方面,取消在NHS针灸治疗腰痛的推荐,对我们华人中医师的影响实际上很小。但是NICE发布的声明以“针刺治疗腰痛缺乏疗效依据”的说法是不可接受的。尤其是以错误的“假针刺对照”研究作为其否定针刺治疗腰痛疗效的“科学证据”,更是不能被接受。自NICE发布该声明以来,英国中医针灸界同仁,FTCMP、ATCM、PACHA等学会包括英国本土针灸医师为主的BacC等,得知消息后迅速反应,通过网络签名、与Ernst为代表的反中医人士网络辩论、并积极参加NICE5月18日在Peterborough、7月20日在Hesting、9月21日在Nottingham和11月16日在Manchester举行的公众听证会(Public
OpenDays的Question
Time)向NICE官员质询、提问、提交包括曾经忍受腰痛经针灸治疗治愈或获得良好疗效的患者来信和留言支持、以及我们编著的《英国中医.腰痛专刊》等各种证据、针灸有效治疗腰痛的文献、临床和科研证据等等,据理力争,以维护中医针灸的名誉与权益。但是,11月30日,NICE对这些置之罔闻,在新发布的《临床指南草案》腰痛部分仍然坚持以“缺乏疗效证据支持”为由取消NHS系统对针灸治疗腰痛的推荐。实际上,中医在海外的发展,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上世纪中叶,英国人Worsley声称在东方学习了“在中国已经失传”的古法针灸,在英国开创“五行针灸学院”,传播实际上似乎掺杂了类似精神分析和神秘玄幻因素在内的“五行针灸”,盛极一时,直到1972年尼克松访华,港澳台针灸师尤其1990年代以后大量中国中医针灸医师进入英国,“五行针灸学院”才逐渐式微。但是其几十年影响之下,使得一些英国科学界人士长期反对中医针灸,认为中医针灸只是一种类似于“巫术”的古老疗法而拒绝接受中医针灸。近几十年来,一些中国对外针灸教育机构急功近利的短训式培训班,忽略中医独特的生理病因病机理论及临床诊断技能知识技治则治法等理论和实践能力,而以针刺手法技能代替全部的针刺教育内容,导致大量洋“针灸师”及其二代、三代、四五代学生们对中医针灸的片面认识和曲解,实际上是今天西方针灸临床以现代解剖为临床基础理论而不是中医辨病辨证诊治理论为指导,产生干针以及遵从西医思维模式、忽略中医思维模式和临床特点进行所谓“假针刺”研究的重要原因。虽然近10-20年来,由于来自中国的中医针灸医师的临床影响,英国民众对中医针灸的认识逐渐得到改善。但是前述因素的影响,根深蒂固,难以革除。作为长期在英国执中医针灸业的中医人,我们深知中医针灸对腰痛临床治疗的真实疗效,也深知腰痛患者的临床痛苦。我们的腰痛患者既有十年二十年腰痛,久治不愈,严重影响工作生活及生存质量的患者;又有因为腰痛,影响基本日常生活,不能耐受工作的患者;更有久经腰痛,服用多种诸如止痛药物,或者采取注射、物理治疗甚至手术,不能获得显著疗效的患者,但是通过针灸治疗,却成功获得满意疗效者。因此我们的呼吁,不只是为英国中医针灸界、为中医针灸学术而鸣,也是为英国患腰痛的所有患者和英国公众接受针灸治疗的权益而呼吁。现代临床研究,多以现代新药研发模式为主要研究方式和目的。因为现代新药往往是前所未有的新事物,必须要以符合“随机、对照、双盲”标准的现代药学科学实验来进行其临床疗效、临床安全性评估来得到对它们的认识和临床应用指导参数,并且需要定期进行回顾性研究和评估。而中医针灸不同,中医针灸本身就是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发展进步而来,其临床疗效与安全性早已经历了数千年临床优胜劣汰的检验。虽然现代科学研究成果可以为中医针灸所借鉴、利用(如随着现代医学科学对疾病认识的深入,针灸在临床上也不断取得在一些现代疑难疾病诊治方面的新的进步),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中医针灸既不依赖现代科学研究而产生,也并不是一定须要再经过现代科学实验来验证其疗效和安全性。腰痛是针灸临床最常见的具有疗效优势的疾病之一。自古及今,数千年来,中医针灸,惠泽万方。来英国执业十年,我愈益深刻地感受到,即使在现代科学和技术十分发达的今天,中医针灸在临床中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和作用。现在NICE不顾数千年针灸以疗效生存的事实,不顾诸多针灸治疗腰痛有良好疗效的证据,执意发布以“针灸治疗腰痛仍然缺乏科学依据”为由,取消对针灸的推荐的《指南》。基于上述事实,我们借此对针灸治疗腰痛的临床与学术之事实予以澄清;相信NICE的这一新的《指南》,将激发我们中医针灸人一如既往、服务我们的患者,且更进一步业精于勤、提高临床疗效、服务社会各界。中医针灸生存至今并走向世界,以及中医针灸未来和前途的关键,还是在于继承前代的核心学术思想与临床技能,并结合现代临床实践的需要,有效诊治临床常见疾病,并争取在一些临床疑难、重大及急重症方面能够有所作为。英国中医师学会常务理事英国中医药学会会员袁炳胜

[作者简介]
袁炳胜,师承全国五百名老中医药专家李孔定,并拜当代针灸名家杨介宾为师。近年师承著名中西医结合及医学史专家马伯英。在中国中医执业16年,英国执业近10年;在《中国针灸》《新中医》《英国中医》及国际中医学术会议等发表论文50篇左右。现为英国中医师学会学术部理事、欧洲经方中医学会副会长,世界中医师学会联合会名医传承工作委员会常务理事。本文从针灸临床和学术角度探讨了4个方面的问题:针灸现代传播中关于针灸的起源和现代新针刺方法与传统针刺关系的问题;干针在认识上的误区问题;近年国际针灸科研中出现的“假针刺”对照研究的方法学错误问题;指出针灸是有效治疗疾病的临床学科,并比较现代科研对于现代医药和针灸的意义。提出:与现代医药学不同,作为一种有着数千年临床有效应用历史的自然生态医学,针灸并不产生于现代科学,也不依赖现代科研而存在;因而反对以部分片面的、研究方法存在明显错误与瑕疵的针灸科研结论作为否定和取消针灸临床应用的借口。1针灸起源于中国,是中医学不可分割的有机部分针灸起源于古代中国,至少有4000年的临床应用的历史。近年随着针灸走向世界,成为显学,便出现了所谓针灸可能起源于印度、南美、中东或者阿尔卑斯山等等新奇的“学说”,但是,所有这些说法,实际上除了个别学者在个别连疑似性都显得有些牵强附会的缺乏任何旁证的个别“证据”的基础上想当然地提出这些所谓假说以外,几乎得不到任何的支持。因为“孤证不立”,缺乏确切事实支持的观点,在学术上也必然是死路一条。而针灸产生于中国古代的考古学发现则十分丰富,更不说从古至今以来的临床和文献的传承。针灸是产生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与社会生活实践的临床学科,是中医学重要的组成部分。与中医药学一样,针灸学具有重要的自然生态医学的特点[1],有超过4000年从未间断临床实践的历史,在临床领域内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实际上,针灸医学的发展,也为中医学整体理论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由于临床疗效显著,很早传播到古朝鲜、古日本,东南亚,从1970年代开始,针灸在整个世界广泛流行开来。2针灸是中医学理论指导下的临床医学针灸是一门容易掌握,但是却很难精通、临床实践技术操作性很强的学科。我们说它是一门学科,是因为针灸不仅仅是一门临床技术,还有着中医针灸独特的理论。严格地说,中医针灸的临床实践,尤其是各科疑难杂病的针灸治疗,通常需要在中医独特的临床四诊和辨病辨证诊断思想的指导下,选用经络腧穴,实施或补或泻或刺或灸等不同治疗目的的治疗,才能够充分发挥针灸治疗的最佳疗效。比如阐述中医脏腑经络等生理病机基本理论和临床规律的《黄帝内经》[2-3],其所论述治法就主要以针灸为主,非常重视辨别经络脏腑的虚实寒热阴阳等不同的证候,尤其重视脉诊在针灸临床辨别证候中的重要作用,据此,王叔和在《脉经》中明确提出“针灸必先诊脉”[4]。3现代新针刺技术和传统针灸学现代新针刺疗法也属于针灸的范畴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现代科技在医学上的使用,产生了现代医学。在现代科技和现代医学环境条件及其影响下,针灸医学产生了一些诸如眼针疗法、耳针疗法、腹针疗法、腕踝针疗法、颊针疗法,全息针灸疗法、董氏奇穴针灸、平衡针灸疗法、以及近年在现代医学解剖学理论方法影响下产生的干针等新的临床针刺方法和技术。所有这些针刺技术和方法,或者因中医理论与临床实践而产生,或不能脱离针刺的最基本操作技术方法、而且最终仍然在体表部位使用针刺,实际上通过影响和作用于十二经脉、奇经八脉、十二经别、十二皮部、十二经筋、十五络脉、及表浅的浮络、微细的孙络[2]等构成的机体经络系统(人体物质、信息、及能量的传输系统,是针灸治疗疾病的重要基础)的调节作用产生疗效。所以上述治法,仍然属于针灸疗法的范畴。这些新的针刺方法技术,丰富了针灸医学的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确有疗效、经得起临床和时间检验的新的针灸方法,有机会被视为传统针灸的新的部分。但是不可否认,传统针灸学,代表了针灸医学的基本规律、原则、方法和理念,是针灸医学最具代表性的主体,应该在针灸的教学、科研和临床得到足够重视。其实,针灸疗法,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内容丰富的系统,2000余年前就已经形成了包括毫针刺法、体表腧穴按摩、脉络刺血、火针刺法等九针及相应的针法为代表的针灸治疗方法体系。近现代发展起来的包括眼针、董氏奇穴、腕踝针、腹针、脐针、颊针、小针刀治疗等现代针灸疗法,各有其临床用途。有时,此种针刺治法效果不佳,可能另一种治法效果则很好,有些时候并不能完全相互替代。因此某一种针刺方法或者某几个腧穴治疗某病无效,只能说明该种针刺方法不适用于该种疾病,但是却不能因此而否定别的针灸方法治疗该病的疗效。◆
◆ ◆ ◆ ◆
经络与腧穴在临床的关系和作用腧穴是针刺临床最常用的治疗点。但是针灸临床,并不局限于针灸传统和经典的361个腧穴,经络的作用更加不能忽视。明代李梴《医学入门》指出“医者不明经络,如人夜行无烛”,清代喻嘉言《医门法律》也说:“医者不明脏腑经络,开口动手便错。”可见经络在针灸治疗中的作用首先是疾病的诊断,而辨病辨证是临床治疗的前提。《针灸大成》注解《标幽赋》,就提出“宁失其穴,勿失其经”,强调在临床治疗上,经络比腧穴更加重要[5]。◆
◆ ◆ ◆ ◆
“假针”“干针”等非穴点针刺疗法都是针灸——非穴针刺的渊源和历史沿革经络系统不只是十四经脉,还包括奇经八脉、十二经筋、十二皮部、十五络脉等,实际上涵盖了相当于机体的皮肤、肌肉及腱膜、神经和血管、淋巴循环等遍布于全身内外上下具有调节功能的系统。十四经腧穴是针刺治疗最重要的施术作用位点,但却不是唯一的。早在《黄帝内经》里,就常常采用非穴的疼痛敏感点或者体表反应异常的点作为刺、灸处。如《素问·骨空论》说:“切之坚痛,如筋者灸之”;《素问·刺腰痛论》说:“循之累累然乃刺之”[1];《灵枢·五邪》说:“邪在肺……取之膺中外腧,背三节五藏之旁,以手疾按之,快然,乃刺之”;而《灵枢·经筋》“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腧”[2],提出以痛为腧的概念,是阿是穴的雏形。1300年前,孙思邈在《千金方》记录:“有阿是之法,言人有病痛,即令捏其上;若里当其处,不问孔穴,即得便成痛处,即云阿是。灸、刺皆验,故云阿是穴也。”明确指出阿是穴,是既无具体名称、也无固定位置;既病之后或可通过检查发现、病愈后可以自行消失,可以用作临时治疗的针刺痛点(常常可能不是传统的经穴),并特别指出,获效方法不局限于针刺,“灸、刺皆验”[6]。至今,前述这些方法,仍然常常被用于一些诸如头身腰腿疼痛为主的疾病的治疗。可见,体表非穴疗法、体表非针刺方法,都既不是“假针刺”、也不是独立于针灸之外的所谓“干针”,都是传统的中国针灸;在传统中国针灸里,针灸并提。可见,非针刺方法和针刺方法,具有同样重要的临床地位,以所谓“非针刺”或者“非穴位”体表治疗来作为针灸治疗疗效对照的研究方法,显然是对什么是中国针灸的无知,这样的研究方法犯了最基础的错误,其结论当然也是错误的。◆
◆ ◆ ◆ ◆ 认识针灸的范畴:广义的针灸
针灸疗法是一种通过经络的作用,激发经络的功能达到临床治疗疾病、缓减痛苦临床治疗方法。数千年来,针刺就与艾灸并称为针灸(ZhenJiu鍼灸),针刺和艾灸,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以不同手段作用于相同位点达到相同或不同治疗效果的方法,类似的治疗方法还包括指压按摩、拔罐治疗、刮痧疗法、穴位敷贴等中医传统疗法和现代穴位脉冲电刺激疗法等各种腧穴物理疗法等,实际上都可以视为广义的针灸疗法。◆
◆ ◆ ◆ ◆
没有真正的“假针”所以,实际上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假针”,南安普顿大学的Dr.George
Lewith经数十年专门研究尝试建立一个针灸研究控制组失败,这便能证实。以无论或深或浅的针刺方法(或者指压、拔罐、刮痧、体表电脉冲或者其他刺激等等),刺激任何穴或非穴的点或者部位,都有可能因为刺激到皮部、经筋或者经别等不同形式的经络从而激发经络调节作用和功能,达到治疗疾病促进自我康复的目的。所有这些以针刺或类针为主要形式的施术方法,事实上都是针灸。传统中医针灸临床取穴,并不限于具有腧穴名的十四经穴。十四经361穴以外很多部位都有能有效治疗一些疾病的有效经验奇穴(如手背部治疗腰痛的腰痛点)、还有以痛为腧的阿是穴(如治疗腰痛可以选取腰部的压痛点)等。经外奇穴虽非十四经主要经脉通路上的主穴,阿是穴甚至没有固定的部位,但是仍然是经络系统中重要的气血传输、气机出入升降(即物质、能量、信息的传递、转化与交换)的重要节点部位,或者在特定疾病病机状态下机体阴阳气血变化在经络特定部位的反应点。4针灸是能够有效治疗疾病的医学科学早在2000多年前,以《黄帝内经》的编撰成书为标志,中医就走上了科学的道路。通过临床实践经验的积累,中国针灸疗法有着极为广泛而丰富的临床实践内容,并具有良好的系统性、整体性且可以有效验证于临床的独特理论体系,是成熟的具有自然生态医学特点的科学学科。几千年来,针灸治疗的病种非常广泛,不仅包括运动创伤、颈肩腰腿疼痛等骨关节肌肉的疼痛疾病,还包括咳嗽、哮喘,心肺功能障碍、胃肠病、皮肤疾病、月经失调、痛经、不孕症、肝胆症、尿路症、疮疡肿毒等等疾病或症状。不仅仅可以有效治疗一些久经其他药物或物理治疗无效的病症,而且可能在一些急性病症的治疗中发挥出即时性的疗效作用,甚至长期被兽医应用于动物类似疾病的治疗,显然,这些是难以用“安慰剂效应”来进行片面而牵强解释的。针灸临床疗效,是中医针灸生存和传承数千年的基础,也被很多大型权威临床观察所证实。比如上个世纪70年代初中国针灸医师成功应用针刺进行手术麻醉,经随尼克松访华的记者的报道,中国针灸广为世界所知,掀起了针灸走向世界的热潮。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经过长时间的研究观察,于1979年首次推荐43种建议针灸治疗的病种;2002年发布的《针灸临床研究报告的回顾与分析》的第3部分,则在更多证据资料的基础之上扩大到77种病症。德国也在2007年《内科医学》发表了大规模的针灸临床疗效观察报告,肯定了针灸在临床上具有良好的有效性、安全性。5针灸拥有独立的学术和临床体系与借助现代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科学研究而发展起来、高度依赖现代科学和技术手段的现代医学完全不一样,针灸医学本身就是在数千年临床实践中建立和发展起来的、能够安全和有效治疗疾病的成熟的临床学科,是一种有着数千年临床有效应用历史的、高度成熟的全自然生态医学,针灸既不产生于现代科学,也不依赖现代科研而存在,不应该以无视针灸医学学科规律、方法学特点、发展历史与临床现状的错误和片面的、研究方法上存在严重错误与缺陷的“假针刺”对照科研方法来进行针灸科研,错误的方法必然导致错谬的结论。6结
论历史发展到今天,针灸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或地区,被世界各族人民所接受,并在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逐渐实现本土化,发源于中国的针灸,已经逐渐成为人类共同的宝贵医学财富,我们中医、针灸界、医学、科学界,应该共同尊重其数千年积累起来的医疗保健防病治病的经验和成就,不应该不顾针灸临床疗效的现实,以今人的傲慢和对传统的偏见先入为主地否定针灸;在针灸的科研方法上也要避免偏离中医针灸本身的学术和临床规律,并反对以部分片面的、研究方法存在明显错误与瑕疵的针灸科研结论作为否定和取消针灸临床应用的借口。参考文献[1]
马伯英.中国医学文化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2]
张隐庵.黄帝内经素问集注[M].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59.[3]
灵枢经[M].田代华,刘更生,整理.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4]
王叔和.脉经[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2.[5]
杨继洲.针灸大成[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61.[6]
孙思邈.千金方[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5.[7] WHO. Acupuncture:
Review and Analysis of Reports on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M].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2002.[8] Michael Haake, Hans-Helge Müller,
Carmen Schade-Brittinger, et al. German Acupuncture Trials for Chronic
Low Back Pain: randomized, multicenter, blinded, parallel-group
trial with 3 groups[J].Archives of Internal
Medicine,2007,167:1892-1898.[9] 世界卫生组织:针灸临床研究指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养生保健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